演出网-手机版 人才    
账户
演艺 | 企业 | 人才 | 音乐 | 明星通
首页 > 人才 > 李明泽
李明泽 魔术
 
李明泽   加关注  
会员ID:4457929     分享分享
性别:男   V认证:已通过
粉丝:17    关注:1
等级:普通会员
人气:
歌曲 商机 博客 微博 相册 留言
会员博客

对于普通观众,什么样的魔术最合适

发布时间:2014/9/14 14:34:16
发布者:李明泽


本文翻译作者:夫子。
丹麦的David Bornstein想要知道,在我看来对于普通观众、女性观众、魔术师这三种群体,什么样的魔术最适合。
其实关于这一问题我有无数的想法,并没有固定的答案。众所周知,你必须要打破常规,魔术也没有什么固定的法则……就像击剑运动中也没有哪一招能够闪过对手所有的进攻。

对于普通观众,什么样的魔术最合适?
我有一些中肯的意见,普通观众不愿意承认他们会喜欢一个魔术,他们会说:“希望我的孩子在这儿看。”唯一一种能够吸引人们的魔术是心灵魔术。那种看起来好像你真的可以读取他人的想法的魔术,比如“The Seven Keys to Bald Pate(20世纪初的一部无声电影)”。像那些变出丝巾、兔子一类的魔术只能够给小孩子表演了。像传心术、惊人记忆力魔术,像Harry Lorraine所变的一些魔术,在人们看来需要一定的天赋或技术才能表演的魔术,他们就觉得是好的。他们不可能在看完后说:“这个魔术我在魔术店里去买得到。”他们只会想“天啦,这个人的记忆力真的超强,或是这个人的精神力真厉害。”

带有感情色彩的魔术,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
我认为一个魔术要真正对普通观众有效,就应该像Fu Manchu,也就是我朋友David Bamberg所说的,一个魔术要使所有的观众都觉得不错,必须要有某种类型的情感……我非常赞同这一观点。
你比如说Frakson,他能够让随便一个枯燥无聊的魔术在他的手上变得令人兴奋不已,营造出一种娱乐气氛,或是通过亲吻女士的手背来吸引她们。他可以做很多事情让大家对他感兴趣。几年前,Chang告诉我他在南美成功的唯一原因,那时候他知道他必须要向David Bamberg学习。他刚好有几套漂亮的中式长袍,在首场演出那晚,他站在大厅,向每一个经过的妇女问好,穿着他那漂亮的袍子,亲吻她们的手背,并给他们送上一朵玫瑰。这些行为让女人们非常高兴,甚至比魔术本身还要让人开心。她们会因此告诉她们的朋友,Chang这个人多么迷人,穿着多么漂亮的衣服等等。
当然这并不能算是魔术,但是这对于看魔术时人们的心情有重要的影响。当她们的丈夫带她们去看一场魔术表演时,她们不会因为觉得枯燥而拒绝,反而会非常渴望去看。因此Chang在南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。

没有好的魔术,只有好的魔术师
很难说到底哪个魔术就是好的魔术,因为同样的魔术在这个魔术师手上表演出来不怎么样,而另一个魔术表演出来则可能非常漂亮。其中的差别就在于能否给观众带来情感冲击。因此对于普通观众而言,我认为这才是基本原则。

在一群观众里选择一个表演对象
在魔术城堡里,我最喜欢的魔术莫过于有雄心的扑克(the Ambitious Card)。我不知道是谁命名了这个魔术,也许是Hugard 或者Annemann吧。这一魔术在某种情况下效果非常好,在你的观众之中有那么几个自认为要比其它人都聪明的家伙,他们总是伸长他们的脖子来看。如果你选他们来当表演对象,他们反倒会不高兴,因为其它观众会嘲笑他们,但是如果你表演得当,你就能取得特别好的效果。就像是人们会嘲笑踩到香蕉皮滑倒的可怜人儿。在这个魔术中就是这一情况……当有人自作聪明地叫到“我知道了,我看到你做那个动作了。”现在如果你向所有观众表演(证明他是错误的),效果会不怎么样。但是如果你单独对着那一个观众表演,并且证明他是错误的,其他的观众就会哄笑那名观众犯了一个错误,你还可以特意拉长这一氛围的时间,这会非常好玩。因为当大家都有这么想的时候,有个人代替他们说出来,却被证明是错误的,是很无语的一件事,这给了他们一个宣泄的口子,会非常有意思。
我第一次遇见Leipzig是在1905年,距现在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,那时候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模仿了他的很多纸牌魔术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,他让我做一个跟他一样的变牌。当Leipzig做那个变牌的时候,他的手非常的生硬,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的手里藏了牌,但是当他把手翻过来展示手是空的,观众们都发出了笑声。
接下来我也做了这个变牌,他告诉我:“你做得不错,但是你没有理解这一魔术。当你故意把手窝成这样的时候,你要盯着其中一名观众,然后只对着这一名观众说话。”这是非常重要的一课,你从观众中选出一个人,最好是那种自认为比其他人都要聪明的家伙,如果是在一大群观众里,你也要选出一个虚构的观众。哪怕是像Die Box这样的魔术(几年前我教给了Loring Campbell),如果你只盯着那一个小孩子,最终效果出来时,观众会尖叫起来,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小孩子会是个聪明人,但如果你对着所有的小孩子来做,最后你打开四张门的时候,效果会非常平淡。所以,不论表演什么魔术,绝对、绝对、绝对不要对着所有的观众来做。从中选一名观众,因为你不可能同一时间骗到所有的观众,你只有骗到单独的一个观众,然后其他的观众才会高兴。在近景魔术里这也是一样,不要试图对着全部的观众表演。

放低心态,你并不比你的观众更聪明
在魔术表演中最不应该有的是优越感,除非你在假装自己很清高的同时,抱有一种无伤大雅的滑稽态度,观众就知道你这是在表演,这并不坏。但是如果你打心底里认为你比你的观众都要聪明,相比于他们你有更厉害的能力,观众很容易就会感觉到这一点,不论你表演什么样的奇迹,他们都不会喜欢你。因此,这一点对于普通观众而言是绝对的死穴。

即兴的魔术是最好的魔术
我认为最有效的魔术应该是那种即兴自然的。以前我在特立尼达或是去南美的时候,经常做一个把一枚硬币变成另一枚硬币的魔术,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。有一次一个小男孩拿着几个硬币问我:“你能不能用这几个硬币变个魔术?”他手上有一个一角的硬币和一个五分的硬币。于是我从口袋里掌藏了一个半美金的硬币开始变魔术,我只是用了Jarrow的一个手法,看起来像是把他的五分硬币变成了半美金硬币,而我的双手都是空空的。这一魔术对他而言,要比我从口袋里变出小球或手帕什么的要强十倍,因为这样的魔术看起来完全是即兴的。
有一次,Malini跟警长在小镇里散步,有一群小孩子在玩棒球,那个棒球滚到了Malini的脚边。他正准备将棒球扔给那群小孩的时候,警长突然说:“用那个棒球表演点什么吧。”于是Malini将棒球抛到空中,两三次之后突然消失了。警长惊呆了,问到:“那棒球能跑到什么鬼地方去了?”Malini摘下他的帽子,棒球从他那光头上滚下来。这样的魔术就是我所说的有效的魔术,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情况下完成的魔术。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即兴表演。
即兴的魔术肯定要比预先准备好的魔术效果要好很多,就像平时聊天时突然的一句应时的笑话要比准备的笑话效果要好。当然,首先这个魔术本身应该是一个好魔术。我有很多魔术领域的偶像,Malini就是其中之一,当他想表演一个用到半美元的魔术时,他肯定不会从他口袋里拿一个半美元硬币出来表演。他会带着他朋友去酒吧里,点上一杯半美元的酒——以前你可以这样做,现在已经没有半美元的酒了——他知道酒保会找他一个半美元的硬币,当他朋友准备把硬币收起来的时候,Malini突然说到:“等一下,让我用这个硬币表演点什么。”在这种情况下表演的魔术就会很有效果。Malini非常喜欢这样的时机,他经常看到什么就说:“那是什么?让我看一下。”然后拿起一个东西就表演一个魔术。他好像能让任何东西都发生魔法一样。这样的魔术效果非常强烈,它看起来非常随意,看起来完全没有用到道具。
不过这在一场魔术秀中很难实现,观众们知道你要表演魔术,知道你会准备一些道具。但即使如此,你还是要去找观众借一些东西来表演魔术,这可以增强魔术的效果。如果你使用自己准备的东西来表演,你可以构建一个完美的表演画面,但观众总觉得你的东西都是动过手脚的。如果你能够使用从观众那里借来的平常物品表演,对于普通观众而言,这样的魔术效果非常好。


进入网页版[显示所有的内容,但比较占用流量]

我的账户

返回首页

关于我们

用户反馈
电脑版 网站首页 下载客户端